關於部落格
我以匍匐的方式前進著,聆聽大地純真的聲音
  • 9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蒼‧時間‧二則

2006.5.21

很久沒見外婆了,除了上次慶祝母親節時,今天卻不知怎麼回事,多了股很滄桑而透不過氣的氛圍,外婆看著媽媽的眼神中多了種深邃。我向外婆打了聲招呼,她虛弱的回應,外婆的憂鬱症發作了好幾年,難以想像以前開朗的外婆突然就這樣換了人似的。

對話中外婆驚訝著我要考大學,弟弟也要考高中,時間對於中、老年人是種最可怕的東西,全家人的對話都很簡短,大部分間隔的時間由沉默填捕,幾句慰問想必已是我們最大的欣慰,只要外婆健在就好。 離開時,似乎也不太對勁,今天的道別怎也覺得揮手是如此的沉重,車內廣播放著Maroon5的「She'll be Love」與這情境十分的不搭,我搖下車窗望者外邊,迎面拂來的風吹著我混亂的意緒。

2006.5.26

中午提起了勇氣與爸爸談天,揶揄了政府一番,爸爸感嘆著現代社會價值觀的模糊與淪喪,聊到後來,爸爸竟說起兒時的趣事,那時沒有柏油路,也沒有電視等現在小孩所擁有玩樂的東西,都要幫忙家裡工作。 有次爸爸的爺爺說要帶他去抓鳥:「乾鏞啊!要去抓那種尾巴長長,有漂亮頭冠的鳥嗎?」當然不用大腦想這是騙人的,可是當時爸爸還是小孩,只要能出去不管是工作還是玩都好。

當爸爸的爺爺正工作時,爸爸就在一旁用迫不期待的口吻說:「阿公!什麼時候要待我去抓鳥?」

他說:「等一下啊!工作玩了就帶你去」...

爸爸不斷地描述兒時生活的環境,小時候聽得津津有味,可是今天卻有股濃厚的蒼勁,風聲飂飂地吹著窗外竿子上曬著衣服的衣架,咿呀地作響,爸爸頓時凝視著窗邊,坐在貼著紗窗的鋁門旁,微微的光線篩進屋內於爸爸額上的皺紋,深深的填滿它,我們的話題也就此結束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